首页> 全部小说> 奇幻玄幻> 演天

>

演天

司琴著

本文标签:

小说叫做《演天》,是作者“司琴”写的小说,主角是司琴洛宁。本书精彩片段:洛宁魂穿异世,以江湖为戏台,庙堂为布景,演活一个个惊世骇俗的角色…若干年后,等到高处不胜寒,却蓦然发现,星空仍然遥不可及。“我以为路已走尽,我已做到最好。”“是我,演活了这个世界的梦想和希望…”“可我没想到,居然还有人,在高高在上的…俯视我!”步步天阙长生梦,万古大密在红尘。三界霸业何足道,五行之外更有人。......

来源:qwwrkbd   主角: 司琴洛宁   更新: 2024-04-01 22:26:47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演天小说最新章节由网友上传转载,天香书苑提供《演天》最新章节全文小说,《演天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奇幻玄幻小说。天香书苑提供更新、最全的全文在线小说。

第十二章 本帅温琼!(大章)


春光忽然消失,不祥的阴云笼罩。

不知何时,一道骑羊的黑影,诡异无比的悬浮在戏台的屋檐下,若隐若现。

那道黑影长袍斗笠,手持一杆节杖,看上去很是古老。它所骑的羊,有一对卷角,胡须很长。

这个特色再鲜明不过,正是令人闻风色变的瘟神老爷。

确切地说,是瘟神爷的一道影身。

此时,它就静静的悬浮在戏台上,似乎在默默关注周围的一切。

围在戏台周围的上千村民,人人瞧得分明,个个噤若寒蝉!

小孩子无不被父母长辈死死捂住嘴巴。

就是堂堂七品儒修蔡籍,此时也神色凝重,不敢造次。

儒修的神通,无法对付诡谲古怪的瘟神爷。

他没办法!

也不知为何,这些上古遗留的古神,几乎不和儒修打交道。等闲儒修主动接触,祂们也不愿回应。

祂们主要是通过灵官,和官府接触。

蔡籍目光阴冷的再次从鱼袋中取出一道文书,然后轻轻念道:“佗县城隍庙,传!”

那道文书顿时无火自燃,发出一道白光。

这是天朝制式飞牍文书,价值不菲的通讯法宝,最远能传讯三百里。缺点是不太可靠,对方有时收不到。

但本县城隍庙不过百余里。蔡籍这是损耗第三枚飞牍了,城隍玄虔不可能收不到。

只有一个原因,玄虔故意收不到!

作为本县灵官之首,此事玄虔不管,就是县令也难办,别说自己这个刚入官场的郡判官了。

蔡籍看着那道骑羊的黑影,心中涌出不妙的感觉。

光是烧死七个外地伶人献祭…怕是不够!

就算烧死七人,本村多半还是要发瘟。

若真是这样,那就是成百上千、甚至更多的人命!

起码本县肯定瞒不住,怎么也要捅到郡一级。

他肯定,老奸巨猾、睚眦必报的玄虔,已经想好怎么让自己背锅了。

谁叫自己刚好就在本村?谁叫这戏班子是庆祝自己请来的?

摘不干净!

怎么办?饶是蔡籍果断干练,此时也一筹莫展。

官还是太小,势还是太弱!

此时此刻,他对权势的渴望更加如火如荼。

村民们一起看向蔡籍,目中都带着强烈的请求、期盼。

养气功夫不俗的进士老爷,竟然在上千道目光下如坐针毡,如芒在背,额头出汗!

又惊又怕的蔡荃儿掏出手帕,心疼的擦去哥哥额头的汗水,耳语道:“阿兄,要不我们…现在离开?”

蔡籍摇头:“晚了。就算现在就走,也绝对脱不了干系。”

“唉,仕途艰难,百姓可怜啊。幸好我是儒道修士,能保你我兄妹不会发瘟。”

蔡荃儿声音苦涩:“若之前不为洛家和玄虔作对,或许就不会这么被动。”

蔡籍眼睛一眯:“此事我倒不后悔。这次不帮他们兄妹,我念头不通达。帮一次,就当了结多年情谊,从此分道扬镳。”

胆战心惊的村老眼看蔡籍没有什么表示,只能噗通一声,对着诡异黑影跪下来。

“瘟神爷!枫叶村一千多村民,老老实实的男耕女织,没人当强盗,没人种毒草,没人卖假货,没人贩私盐呐!”

“瘟神爷啥都知道,万事瞒不过您嘞!本村除了偶然有过吃绝户、刨人祖坟、争水械斗、踢寡妇门、和人贩子交易等事,什么坏事都没有哇!”

他这一跪下,周围黑压压的一片都跪下了。很多人想不顾一切的逃出本村,可此时又不敢。

“还有一件事,小人要代本村向瘟神爷请罪呀!”村老磕头说道,“本村家家户户拜财神爷,四时八节祭祀财神爷,财神爷香火最盛,却忘记了瘟神爷!”

“我等不该只祭财神爷不顾瘟神爷!这是不敬!我们改!一定改!求求瘟神爷高抬贵手…”

他指着七个即将被烧死的外地伶人,“这七人请来了瘟神爷,一定造孽不浅。小人将他们烧了,献祭给爷爷,请爷爷收下我们的孝心,消消气。”

他声嘶力竭的说了半天,磕头如捣蒜,可那骑羊持节的诡异黑影,却全无反应。

村老一咬牙,“来!点火!烧了七位给瘟神爷赔罪!”

一群战战兢兢的村民爬起来,举起火把,就要点火。

蔡籍摇摇头,站了起来。

他要带着妹妹离开这个故居了。

烧祭活人的事,他不想看。

君子仁心,睹之何忍。

现在他最应该做的事,就是告玄虔玩忽职守,公报私仇!

“慢!”忽然一声大喝,打断了蔡籍的思索。

他循声看去,不禁目光一凝,“这是…致远!”

只见一个青衫少年,画着一个蓝汪汪的脸谱,怪模怪样的走来。

虽然此人顶着蓝色的怪脸,可蔡籍还是立刻认出就是洛宁。

蔡荃儿身子一颤,也看到了蓝脸怪异的洛宁。

“他要做什么?”蔡荃儿蛾眉一皱,“疯了么?”

洛宁这一声大喝,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“刷”得一声,一千多双惊疑的目光一起看来。

洛宁带着义弟、妹妹、小黑犬一起出现,大大方方的站在戏台上,“这七个人,不能烧!”

唉,这个世界真是野蛮啊,竟然烧死七个大活人,来献祭瘟神。

整个天下,这样的事情不知有多少正在发生。

想不到自己熟悉的乡亲,关键时刻竟也如此残忍。

只要有机会,他一定要阻止。

这可是七条人命!

“小洛,你要干什么?”村老大怒,“你画的什么玩意儿!把他拉下去!惹怒了瘟神爷不得了!”

可是村民看着洛宁身边威风鼎鼎、冷目如电的李定国,却无人敢上前动手。

“致远!”蔡籍沉声道,“你这是作甚?快下来!”

蔡荃儿咬牙看着洛宁,“发的什么疯?你是找死么?快下来!”

村民们也怒了。

“胡闹!”

“他不要命了!”

“荒谬!鬼话!”

“洛宁失心疯了!”

洛宁知道,他能不能按计划办,就看蔡籍是否支持自己。

“玄书兄!”洛宁大声说道,“我听说,瘟神爷喜欢听戏,唱好了戏,就会消气!”

“我想带着七人演一出,总比烧死他们强!”

“唱一出,也就是一刻钟的事,试试又何妨!”

李定国看到台上义无反顾的洛宁,不禁脱口说道:“大丈夫当如是,大哥真英雄也!”

洛宁说完,忽然调转蓝脸,对着那道黑影,运转伶道珠,激发愿力念白道:“本帅——温琼!”

诡异的是,这一声念白之下,之前没有丝毫反应的黑影,竟然颤抖起来。

很多人都清晰无比的看见,黑影在这句念白下,动了一下!

瘟神爷真喜欢看戏?!

蔡籍毕竟是儒修,他立刻看出,瘟神影身对洛宁的这句戏词,有反应!

他心念一动,当即喝道:“好!那就先饶了七人,一起为瘟神爷唱一出,若是送走了瘟神爷,本官就放了他们!”

“阿兄…”蔡荃儿有心阻止,她不信演出戏就能送走瘟神爷。

再说,洛宁还会演戏?

蔡籍呵呵一笑,“就让致远试试吧。万一真的有用呢?”

进士老爷发了话,再说大家的确看见刚才骑羊黑影动了一下,怎么还敢反对?

“谢过玄书兄!”洛宁拱手,“村老,把他们放了吧。”

七个伶人闻言,顿时喜极而泣,一起对着洛宁拼命的点头!

洛宁的伶道珠,顿时悸动起来。

愿力来了!

一丝丝愿力,玄之又玄的被伶道珠收纳。

虽然只有七人,可是救命之恩不同,愿力也不少。

原本只有米粒大小的愿力,慢慢变成了黄豆大小!

一道信息从伶道珠上传来,洛宁立刻感知到,他已经能演活第三个低级角色。

温元帅当然不是低级角色,可却能演出祂的皮毛!

“谢小官人救命之恩…”七人一被松绑,立刻跪谢洛宁。

伶道珠仍然在收获愿力!

“起来!不用跪!”洛宁直接讲戏,“你们七人,选出四人为一堂,为温元帅跑龙套!”

“来!旗、锣、伞、报……”

七人中有人忍不住说道:“恩公…行家啊!”

一言既出顿时打住,神色尴尬。因为这个行家,委实上不了台面。

他们唱戏走江湖,无非是混口饭,也知道世人瞧不起伶人。

洛离神色担忧的看着准备演出的洛宁,对苏宪说道:“三哥,我阿兄真的…”

苏宪安慰道:“小妹不要担心,大哥他必有把握,我和二哥都是知道的。”

李定国笑道:“小妹不知你阿兄手段,稍后便知。”

洛离拍拍小胸脯,这才放心了。

嗯,那就相信阿兄。

阿兄,好好演!

洛离对着洛宁挥挥小拳头,再将小黑一把拎起来抱在怀里。

上千村民就这么看着洛宁等人准备上台,都是神色怪异。

一个读书人,当众上台演戏!

这不是自甘堕落是什么?

当年,他可是和蔡籍一样,都是本乡有名的读书种子。

如今蔡籍成了进士老爷,高高在上。他倒好,反而当起了戏子!

什么是不孝?这就是了。

若是他爹娘在场,只怕会呕血三升。

可是,他们心中又带着期待,希望洛宁真能演一出戏就请走瘟神爷。

蔡籍神色复杂,目光玩味。

而蔡荃儿则咬着嘴唇,不住摇头。

宁哥真是失心疯了。自暴自弃竟到了这般地步!

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

幸亏自己之前悬崖勒马,慧剑斩情丝。

不然,岂不是误了终身?

唉,自己当年少不更事,居然会对他动心。

好羞人。

骑羊持节的诡异黑影,则是一动不动的悬浮原地,就像悬在所有人头上的一把刀。

很多人感到头晕目眩,心跳加速,那是沾染瘟气的征兆!

七人很快选出四人为一堂,捣鼓出服装和旗、锣、伞。

两个小孩子,一个翻出马鞭和木槌,一个翻出一套末角的戏服和靠旗。

洛宁看了很是满意。如今伶道低微,演活角色还是需要这些普通服化道。

“恩公,给!”两个小孩子很是伶俐,七手八脚的为洛宁穿上戏服,背上四面靠旗。

随即,半跪着奉上马鞭和木槌。

一脸蓝色的洛宁,穿上了这身行头,顿时威风鼎鼎,犹如神灵!

与此同时,四个龙套也轻车熟驾的准备就绪。

“元帅到!”一堂龙套打着仪仗,鱼贯登场,走圆不走直。剩下两人,顿时敲起锣鼓。

“锵锵—咚咚锵!”

一组龙套旗帜挥舞,众星捧月般簇拥出主角。

蓝脸高冠的洛宁踱着方步,踩着锣鼓声走了七步,然后熟练至极的一挥木槌,蓝脸猛地一转,手势一掐笑日指。

这是亮相!

运转伶道珠,激发仅有的愿力,高声念白道:

“老温持棰舞夜苍,驱逐瘟神佑一方。十大太保我为首,四时八节吾最忙。”

手中木槌一舞,“本帅——东岳帝君座下——温琼!”

“报!”一个龙套走着圆步绕个圈,一个筋斗翻在洛宁脚下,半跪着禀报:

“报元帅麾下!瘟神——来也!”

“禀麾下!瘟神来也!”一堂龙套齐声大喝。

不知为何,在洛宁伶道珠的运转下,一堂龙套的声音,竟然营造出一种肃穆堂皇、摄人心魄的气势!

“这是…”众人见状,竟然失魂落魄般,都是有点恍惚。

就是那道诡异黑影,此时也开始蠕动起来!

“嗯?”蔡籍猛然站起。

蔡荃儿的一双明眸,也变得有点茫然。

洛宁手一挥,蓝色的脸上,忽然变幻不定!

一时是他自己的脸,一时是蓝色的怪脸。

伶道珠极力的运转,道道幽玄的真意在灵台划过,恍惚中,他似乎看见了巍峨天宫,深幽地府,看到满天神佛!

他的意识仍然清晰无比,可是另一丝高远古老的神念,却感染着他的意识!

古神灵:温元帅!

此时此刻,他演出了温元帅的皮毛!具备了温元帅一点驱除瘟神的神通!

“麾下请看!”一堂龙套再次大喝,神奇的气氛更加肃穆堂皇。

洛宁顺着龙套的旗帜所指一看,看向那黑色诡影,“尔乃何人!”

那黑影竟然一颤,发出一阵飘忽的声音:“你,又是何人?”

“本帅——温琼!”洛宁舞棰,身后隐隐出现一个高大的蓝色幻影,一闪即逝。

可是,那黑影看着一闪即逝的蓝色幻影,蠕动的更加剧烈,“温帅?麾下何以显化在此?”

“休要多言!”洛宁的声音铿锵如金铁,带着一股令人心悸的神奇魔力,“去!”

黑影在那种力量下更加凌乱起来,幽幽说道:“得令!奉麾下命…”

话未落音,黑影就消散一空,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与此同时,所有井水中的兑卦符号,也全部消失!

灿烂的春光,再次照耀下来!

很多村民心中的那种越来越痛苦的感觉,也消散一空。

“禀元帅麾下!瘟神他——去也!”一堂龙套齐声禀报。

然后,簇拥着洛宁下台。

众人看着那饰演温元帅的少年,全部愣住了。

千余人的场面,忽然鸦雀无声!

小说《演天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演天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