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古代言情> 悟空浏览器风重华韩辰

>

悟空浏览器风重华韩辰

冰冰蓝著

本文标签:

她,容颜绝色,穿越千年时空。他,君临天下,手握万里江山。可是当爱在民族仇恨,皇权斗争中消散。我用万里江山如画,也换不来你回眸一笑倾城。因为这一回眸,便是千年。

来源:kol   主角: 听儿谷烟   更新: 2024-04-04 03:55:05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悟空浏览器风重华韩辰小说最新章节由网友上传转载,天香书苑提供《悟空浏览器风重华韩辰》最新章节全文小说,《悟空浏览器风重华韩辰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古代言情小说。天香书苑提供更新、最全的全文在线小说。

悟空浏览器-第10章 说个政事吧

西城门雁儿门外,白音戈洛河水静静流过,天空碧蓝,白云淡淡,清风拂过芦苇,引得鹭鸟飞舞。

耶律隆绪站在河边,对着河水已经看了两刻钟,还是一动不动。

我先是跟着他看了会儿水,然后扔了数十片石头打水漂,再然后蹲在河边看水里游来游去的鱼,最后扭头看了看依然静默如石的他,觉得十分无聊起来。

河水里有一块巨大的石头,宽而阔,我无聊的对它研究着,决定跳过去看看。

跳上离岸近处的平石,踩着碎石跳过浅水,眼见踏住前面的圆石头就到巨石近前,却不防脚下一松,圆石竟没入水中。我毫无防备,重心骤然失衡,倾斜着便要向水中倒去,不由尖叫一声,闭上了眼睛,这下子要变成落汤鸡!

“菲儿!”

随着一声急喊,淡淡的龙涎香盈来,我腾空而起。

睁开眼时见自己已稳稳落在巨石上,却是在耶律隆绪怀中,他正低头我:“做什么?要投河吗?”

我:“……”

我惊魂未定,他却一如既往的毒舌。

“谢谢!”我面无表情的说道,从他怀里挣出,坐到石上看自己的脚。

刚才人虽没有落水,一只脚却已经滑进水中,蓝色缎面马靴浸得湿透,湿哒哒的鞋袜贴在脚上极不舒服。

我脱下马靴,把穿着袜子的脚放在阳光下晾晒。

“你们汉人女子的脚不是只能给夫君看么?你这是……”耶律隆绪在我身边坐下,眼睛毫不避忌的盯着我的脚看。

“我……鞋袜湿了,不舒服!”我收了收脚,转头瞪了他一眼,“但……你就不知道避讳着些么?”

“不知道。”他嘴角微扬,看得更加肆无忌惮。

我本来就没有认为脚不可以给人看,见他不肯收敛,也懒得理他,拎起马靴看着。

这么好的靴子,就这么糟蹋了!

我心中叹息着,继续晒自己的脚。

耶律隆绪目光在我双脚上逡巡,道:“把袜子脱下晒岂不更好?”

“防登徒子窥视。”我说道。

他微怔,目光转开,看向远处的河水,顺手捡着身边的小石头,有一搭没一搭的向河里扔着。

半响,忽然说道:“你听说过契丹来源的传说么?”

契丹来源的传说?

听故事什么的最有爱了,我不由问道:“是怎样?”

“传说很久之前,契丹始祖奇首可汗乘白马出游,从马盂山向东沿土河而行时,有天女驾青牛顺潢水而来。在木叶山两河交汇处,始祖和天女遇到一起,相识,相爱,结为夫妻,生下八个儿子,后来繁衍而成契丹八部。”律隆绪转头看我,“驾青牛的天女所走的潢水便就是我们面前的这条河。”

神话传说,总是美丽神奇的,有美丽的女主,神奇的开始,和琢磨不定的结局。

我望着眼前看不到尽头的潢水,笑道:“是么?有这样的好事?我们便也在这里等着,看遇见骑青牛的神仙姐姐。”

耶律隆绪捡起一块薄薄的石片,用力扔向河面,激起层层的水花,晶莹剔透,在阳光下跳着舞远去,轻笑道:“以前,我常常一个人来这里,却也没有遇到过什么骑青牛的神仙姐姐。不过……”

湿袜子贴在脚上实在难过,我一边听着他的故事,一边脱下袜子,露出赤裸的双脚,听他停下,随口问道:“后来呢?”

他却没有回应。

我侧头看去,却碰上他潋滟璀璨的眸光,如波似星。

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?

我翻了他一眼,又低下头看自己的脚:“后来呢?”

“八部源起兄弟,互为血亲。可是事实上,在很长的时间里,八部落各自为政,并不友好,受到外族的攻打侵略时,相互之间也从不互相帮助,兄弟部落任人宰割,有时甚至还会相互攻伐敌对,因为如此,契丹族人越来越弱。

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,终于有人提出八部应该联合,形成联盟,推举联盟酋长领导部落联盟,实行部落长老会议制,以协调各部落行动,共同发展,共同御敌,契丹部落才又开始慢慢的发展壮大起来。”

我光着脚站起来,走到石边,把脚跑到水里,伸手去捞浅水中细小的鱼,道:“然后呢?”

“虽然契丹部落统一,建立大辽,可是表面统一的契丹内部却依然有部落之分,族人之间常有事端滋生,打架斗殴,有时几乎要互相发动战争。”耶律隆绪声音微沉。

“是因为什么?”

“契丹八部合一,八部落都曾经各有政权,物品和金银交换都有自己的标准。统一后混居一起,交换时因各自标准不同常有争议,小者口角,大者斗殴,甚至引起双方争斗,部落间便会在很长时间内互相敌视,不再交流交往。因为各自标准不同,国库赋税征收也十分困难。”耶律隆绪顿了顿,“我讲这些你会不会听得闷。”

“不会啊。”在湛蓝的天空下,初秋的阳光中,听故事是个很好的消遣。

耶律隆绪走到我身旁,坐下看我捞鱼,很久没有再说话。

我把水捞在手里,又把它顺着指尖一滴滴的滴落在水面,在波光粼粼的河面画出一圈圈涟漪,向远处荡去,转头看他:“你为这个烦恼?”

耶律隆绪向身后石板上躺去,看着蓝幽幽的天空,道:“何止烦恼,简直困扰,如果继续这样纷争不断,难保不会有部落起异心,到时只怕局面难以控制。”

虽然这些日子和耶律隆绪聊天内容广泛,但他却很少对我提起他自己的事,更不要说这样有关国计民生的朝政大事,今天怕也是纠结的狠了,无处派遣,才和我说起。

他却是没有想到,这件事我恰恰是有办法的。

我道:“其实,要想解决这样的局面却也不难。”

耶律隆绪自是不认为我这样不入朝堂的女子会有什么好主意,微眯着眼睛看着太阳,漫不经心的应道:“嗯?”

“不过……”这么好的讨价还价的机会,我自然不会放过,“我说了我的主意,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。”

“嗯。”他仍是懒懒的应着。

见他答应,我心中大喜,说道:“辽既然已经八部统一,成为国家,为什么不统一度量衡呢?”

“统一什么衡?”耶律隆绪听我说的新鲜奇怪,坐起身来。

“统一度量衡啊。把全国范围内所有长度标准,重量标准,大小标准,一切可以计量的标准都做出统一规定,强制用同一个标准。这样,自然不会再有人因为标准不同的而发生争端。”我细细解释。

耶律隆绪听着,神色越来越认真,最终一跃而起:“我们回去!”

“等等!”我扯了扯他的衣角,手忙脚乱的穿着鞋袜,“说好的要求呢?我要……”

耶律隆绪不答,看我鞋袜穿好洗过手,不由分说的捞住我的腰,带着我踏着水面向河边飞去:“如果你是要我送你回宋,那么,休想!”

“耶律隆绪!你不讲信用!”我叫道。

他顺手把我放在马上,跳上自己的马:“我刚才并没有答应你!”

“你明明……”他刚才果然是没有答应我,是我自己以为他答应了。

“可恶!阴险狡诈!言而无信!”

下载悟空浏览器APP,搜索「风重华韩辰」